首页 > 虚云纪念堂 > 纪念文章
虚云禅师佛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——篇章四

虚云和尚在当代佛教中之定位

 

 

 

 

提要:

   关键词:

   作者惠空,台湾圆光佛学院院长。

 

虚云老和尚生于道光二十年(1840),值鸦片战事起;寂于1959年,佛教法难风雨欲来前夕。世寿120岁,僧腊101岁,见证近代中国佛教因国事纷乱而衰颓的历史,也在佛教多难之秋,树立僧伽安禅护教的典范。本文拟从近代佛教发展的历史脉络与当前佛教困境中,看到虚云老和尚风范在当代佛教应有之价值与意义。

 

一、近代佛教发展动脉

 

从历史看到,中国佛教往往伴随着国运兴衰而兴衰;各各道场也随着各各地域的政治、军事或安定而发展,或混乱而衰败。许多名山古剎兴衰成败不断递演,主要关键,都肇因于政治、军事与经济的向背。

近代佛教发展,也不免于此历史轨迹:有清一代,康熙、雍正、乾隆,佛教随盛世而大兴。可是,也在道光、同治时代起,随战乱征阀、政治混乱而衰败。尤其清末民初时,中国社会一片改革乃至革命之声,也使佛教感染革命气习:从外部而至的改革运动,直接压迫到佛教庞大僧团、教团结构体上,穿渗贯射注入改革思潮带进到佛教内部。外在压迫及内部部分僧伽觉醒的省察力量,带动了民初佛教改革风潮。太虚大师、杨仁山、印光大师、弘一法师、圆瑛法师等,不论主张改革路线或传统路线,其实大家当时普遍都感受到生存发展危机而做了一番努力。民国初年的教产兴学风波,佛教界普遍办起几十个僧伽教育学校,就是改革风气由外在逼迫而激励内部自省的结果。

经过一段时间蕴酿,人间佛教在此社会革命风潮激荡下,深透到佛教内部。人间佛教虽以太虚大师为导首提倡,其实当时各名山长老们也都普遍呼吁。太虚大师传人,如来台的慈航法师、印顺法师,乃至风气延传到台湾第二代的星云法师、法鼓山圣严法师、慈济证严法师等,都不断在落实履践该思想。相对的,大陆改革开放以来,人间佛教也在佛教内部蓬勃兴起中。在当代佛教发展脉动中,可以看到人间佛教有两个开展路向:

一、入世事业:教育、文化、慈善等佛教事业,如僧伽教育、信众教育、办中小学、办大学、出版书报杂志、办电视台、设网站、办医院等。这些都是从20世纪以来,随时代变革契应社会新局的产物。此佛教随时代发展而运用新的弘法工具,固是本然之事。

二、思想研究:太虚大师在思想上还属传统中国义解路线。早期印顺法师亦然,到台湾后期则较偏向日本学术研究路线。圣严法师早年亦采日本学术路线,但倡立法鼓山后十多年,也融摄了传统思想及作为。乃至现代的大学学术界,两岸已慢慢交流出共通的学术化风格,形成新的佛教思想研究路线。

以上由清末政治变法唯新到革命风潮,带起佛教界兴办僧伽教育及人间佛教思潮,推动了佛教的改革,这就是近代佛教从传统经忏佛事、子孙道场、丛林修行,演变到今天人间佛教兴盛蓬勃发展的现况。在人间佛教发展领域中,主要在入世实践及思想弘化上表现得非常明确。

当我们注意到人间佛教的兴盛蓬勃,同时也必须看到传统佛教并没有在改革风气中缺席。尤其在修持方面,传统佛教担负了佛教发展非常重要的责任,譬如佛事的唱诵、戒律的严持、净土的修持,乃至禅宗法门的提倡,都是传统佛教所保有的利器。印光大师的净土宗弘扬,对今日净土宗的兴盛发展有其重要影响。弘一大师的律学,对于树立僧伽清净戒行的风气亦有其不可磨灭的功劳。谛闲、倓虚大师对天台宗的弘传,也不绝如缕的在发展。当然,在传统与改革风潮中,最有影响力的宗派──禅宗,也在虚云、来果老和尚真参实究下承担重要使命。

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,海峡两岸佛教──台湾60年,大陆30年时间里,除了看到人间佛教在思想及佛教事业蓬勃之外,也不可以忽视传统佛教:天台宗、净土宗、律宗以及中国佛教灵魂──禅宗,在佛教脉动中所居中流砥柱的地位。这是对近代佛教发展所要面对、检视的脉络。

 

二、当代佛教困境

 

任何时代佛教的发展,都有其时空背景下种种内因外缘等主客观因缘差异性。当代佛教在外在客观因缘上,面临人类文明史上社会剧变所造成的佛教教化媒介、资源流失;在内在主观条件上,又面临核心修证本质之薄弱。略分析于下,待有识者思之:

 

一、传播资源丧失

20世纪是人类文明史上变化最剧的时代,从工业革命牵动交通、信息、科技、网络、教育体制、民主政治、商业经济的一连串发展,大大改变前十九世纪以来农业、封建社会风貌。在社会变革中,原传统中国佛教两千年来与传统社会契应发展出的佛教文化,也随社会变革而不适用。这里面,主要是佛教教化传播的功能、资源(工具)的流失。譬如,佛教初一、十五的节庆、佛菩萨的庙会,是因应农业社会按农民历作息的方便,现在工商社会,反而不便初一十五拜佛。以前信息、教育不发达,寺庙就是人们聚会、学习、信息散播的地方,现在这些功能都被取代了。以前君主时代,对佛教有很多优厚法令,现在也都取消。总而言之,佛教有很多传播、教育群众的功能、资源丧失。

其实这些功能与资源,尚属佛教附属成分,并非佛教本质。佛教本质是戒、教、证,尤以教、证为根本核心价值。当然,这些附属功能与资源的产生,有助于带动佛教本质的发展,但不能视为佛教本质来看待。正确的说,是因佛教本质力量有所发展,才逐渐在传播过程中建立其传播资源、功能与工具。所以,除正视佛教资源丧失或萎缩所带来的影响外,更要将佛教正面本质力量提摄出来,才能重建佛教传播之资源、工具,将佛教正确价值传布到社会群众。此正面力量,除思想理论建立外,最重要是修证力量,而禅宗就是修证领域里的主流部分。

 

二、实修欠缺

近年来,两岸佛教在人间佛教主流下,另有一值得注意趋势,即南传佛教和藏传佛教的蓬勃发展。西藏佛教乃至南传佛教进入中国佛教,表示以人间佛教挂帅的当代佛教有所不足,才须由藏传佛教或南传佛教进来补充。而此不足部分,即当代人间佛教所欠缺的具体修持层面。中国传统佛教修持部份,向由禅宗居于首地位。但因历史因素,中国传统佛教受重大挫伤,禅宗宗师隐没,造成禅宗弘扬一片大空白:大陆佛教固因种种政治运动而中断,台湾佛教亦因随国民党来台的第一代法师忙于建寺弘法,对传统教育无法落实;第二代仅中台山惟觉法师、法鼓山圣严法师尚能带动一些蓬勃气象。所以,禅宗在两岸数十年的空白,就是今天中国佛教在实证解脱领域不能有好成绩的原因。如何从佛教实际证悟立场来发展佛教应有生命力,是当代两岸佛教都面临的困境。

 

 

三、虚老之风范

 

清末民初以来,中国佛教几经存亡关头,辛酸艰困非今日佛子可想知,诚非诸方大德戮力挽回,何能有今日两岸佛教景况。此中,虚云老和尚以其修持道德望重于世,对当代教运法灯之延续有其牛耳地位。在此依老和尚年谱,略标虚老在当代佛教之风范与作为:一、僧伽风范;二、道场建设;三、教运折冲;四、禅风高幢;五、教禅会通;六、传法续灯。

 

一、僧伽风范

虚云和尚一生僧腊101岁,从童贞出家、苦行闭关、参禅学教之学习过程,到恢复祖师道场、护教安僧之度生宏化,皆可做为僧伽典范。

(一)坚持梵行,辞亲割爱

虚云和尚17岁出家受阻,被逼娶田、谭二氏,但同居而无染,誓为净侣。19岁逃家至鼓山出家,为避俗缘,隐岩洞苦行礼忏三年,待父告老还乡始回鼓山。25岁闻父病亡,自此不问家事。乃至38岁时于船行中,遇女子卸衣相就之难,亦能不失觉照,持守梵行。

(二)悍劳忍苦,励志修行

虚云和尚早年出家即独自住山礼万佛忏三年。三年后奉命回鼓山任执,专行苦事,为众作务修福,不领单钱,日仅食粥一盂。任职四年满,又一衲、一履,洞居三年息心定意,就此打下深厚禅定基础。

43岁至45岁三年,为报母恩,三步一拜朝礼普陀、五台,途中道友渐去,唯师坚持。前后经两次病危,皆不退志,遂感文殊菩萨救助。56岁赴高旻寺打七,先因途中堕水大病,后又被误为慢众而打香板,身虽重病而精勤参究,终于有开悟因缘。58岁又发愿礼拜舍利、燃指供佛,以超荐亡亲,虽已病重待死,亦坚请燃指,燃毕,竟不药而愈。

虚云和尚以其头陀苦行之志,不论住山闭关、作务修福、朝山燃指,皆能励志勤勇,坚定不退,故能有所成就。此亦其日后能在乱局中恢复祖庭、为佛教留一命脉的底蕴所在,如圆寂前叮嘱弟子谓“正心正念,养出大无畏精神,度人度世。”[1]

(三)研习经教,行脚参方

古德为抉择去疑,行脚参方寻觅善知识;又云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以求广闻多识。虚云和尚30岁前多住山苦行,至31岁遇善知识龙泉庵融镜老法师指点参禅,又命其多参讲座。融镜老法师本身固是「精严戒律,宗教并通[2]」,虚云和尚在其指引下,在建设鸡足山前约30年间,可说都是在研教参方、冬参夏学下,渐陶铸成教禅兼通之大家。

(四)维护圣教,建寺护僧

老和尚一生不住持现成寺院,只因不忍见祖师道场烟没、佛法衰颓,发心兴建大小寺院数十座。由鸡足、云栖、鼓山、南华、云门、云居,来仅一衲一履,去也仅一衲一履,然寺院已从残破而终至庄严。如其在《重兴曹溪南华寺记》云:“释迦不终老于雪山,六祖不永潜于猎队,为传佛种智耳。云虽行能无似,然不敢做最后断佛种性人。因此数十年来,屡兴道场,不惜作童子累土画沙事。”[3]

110岁(1949年),国共战事大局抵定,有居士劝老和尚留港勿回,老和尚以护持僧众为念婉拒:“内地寺院庵堂,现正杌陧不安,我倘留港,则内地数万僧尼,少一人为之联系护持,恐艰苦益甚,于我心有不安也。我必须回去。”[4]老和尚虽似早预知日后佛教环境之艰困及自身之魔难,但仍毅然以老迈身躯勉力为之。其卫教护僧之心境,从其最后教诫可窥一二:“近十年来,含辛茹苦,日在危疑震撼中,受谤受屈我都甘心。祇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,为寺院守祖德清规,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。即此一领大衣,我是拚命争回的。……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,或应住四方,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。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?祇有一字,曰:‘戒’。”[5]

(五)道德感化,名重于世

虚云老和尚之所以能在世乱中建寺安僧、为教运折冲,实赖其道德威望为世所重,或尊其禅定功深、或敬畏其神异、或念报其恩德。故虽政局更迭,而老和尚都受各当局要员、社会大众敬重,乃至以为外护。兹略举数事:

1、68岁时,为迎龙藏,经南洋到暹罗,请讲经,竟于经期中入定九日,轰动暹京,受该国上下恭敬礼拜。

2、87岁(1926年),老和尚住锡云栖寺时,因兵住民房,秋收稻熟时,百姓畏兵不敢收。老和尚与军部商定,不阻僧人领导农民收割。故数千乡民来寺共住,“始则同食干饭,继则粥,粥尽则同食糠、饮水。”[6]故日后乡民皆至诚拥护常住。

3、97岁(936年),国府主席林公子超,居院长正,蒋公中正等前后来南华,林居二公助重建大殿,蒋公助重凿新河。103岁(1942年),政府主席林公,暨中央各院部长,派屈印光、张子廉两居士到寺,请往重庆建息灾法会。其受当局敬重可知。

4、112岁(1951年),因谣传云门大觉寺内藏有军械及金条白银,2月24日,忽有百余人围困寺院,禁止出入。先将老和尚拘禁于方丈室,后绝其饮食、施以毒打,见老和尚必死而复生,乃生敬畏,不敢加害。

5、113岁,应邀至上海主持49天水陆法会,皈依者前后四万余人。老和尚所收之供养,尽交法会中,丝毫不取。结余款项拨送四大名山、八大名剎,及全国大小寺院256处。淡泊之心为公众推崇。

6、119岁,肃清右派之风波及各寺院,有人捏造老和尚十大罪状,因老和尚德望,不敢轻率,唯呈报上级。后最高主事者阅后,着令撤销。

以上所标老和尚僧伽风范五点中,前三点:“坚持梵行,辞亲割爱”、“悍劳忍苦,励志修行”;“研习经教,行脚参方”,为其修学历程,可作为青年僧伽学子典范。后二点:“维护圣教,建寺护僧”、“道德感化,名重于世”,是其弘化度生缩影,可做为教界长老、住持、职事的领众典范。

 

二、道场建设

虚云老和尚一生所建大小寺院据计共80余座,大小殿宇、房舍、造像,皆亲自规划指点,焕然可观。其中以鸡足山、云栖寺、鼓山涌泉寺、南华寺、云门寺、云居山等六大剎为代表:

(一)鸡足山

光绪二十八年,老和尚63岁,朝鸡足山,见僧规堕落,道场衰败,发愿结庵接众以振僧纲,因地方子孙庙障碍不遂。65岁,请官绅于山中觅得钵盂庵破院,始得据以展开鸡足山之恢复:“建造房舍,立定规约,坐香讲经,重振律仪,传受戒法,是年四众求戒者七百余人。至是山中诸寺亦渐改革,着僧服、吃素菜,且上殿挂单矣。”[7]老和尚初为重修寺宇,接待十方,忙于募化,乃至远至南洋。67岁,奏请颁发龙藏,至70岁,龙藏到山,官绅接旨迎藏,覩诸祥瑞,咸生信心,贩夫妇孺皆知有虚云老和尚。宣统2年,老和尚71岁,“劝诫诸山同遵戒律,提倡教育青年,革除陋习,鸡山道风为之一振。”[8]来年起,传戒、起禅七49日,提倡坐香,并结夏安居。

(二)碧鸡山云栖禅寺

1920年,昆明西山华亭寺古剎荒废,且欲出售西人做俱乐部。老和尚请唐继尧赎回,因之受请重兴。1922年,老和尚83岁,动工重建,掘出古碑,乃依之改名“云栖”。老和尚先观山形地势而改正,迁祖塔于寺东,移天王殿向前,佛殿、法堂、僧寮陆续更动。门外凿放生池,池外安七宝佛塔。又收赎山场林木、庄田百余亩。然时逢教产兴学风波又起、军阀兵事多端,寺产维护益艰,仍坚持每年传戒、讲经、坐禅及建设事。

(三)鼓山

1929年,老和尚90岁,因鼓山达公和尚圆寂回薙染地。地方官绅以鼓山沦为经忏子孙庙,坚请老和尚住持鼓山整顿。老和尚整顿鼓山五年间,除寺宇房舍之修复改建外,主要有三事:1、整理鼓山经版、宗谱、祖像;2、整顿清规:如不许私收徒众、取消小锅饭菜、取消空名闲职、禁革俗乐经忏等;3、重振道风:修整禅堂,取法金山寺参禅制度,礼请金山霞后堂为首座兼主持禅堂;请苏州灵岩慈舟法师主持念佛堂,持戒念佛;为青年僧设学戒堂,后改为鼓山佛学院,1934年又将鼓山佛学院重新整顿,礼请慈舟老法师主持;每年共拜万佛忏、传戒、讲经。

(四)南华寺

1934年,老和尚95岁,方在鼓山将佛学院重新整顿,即数梦六祖召回。不久即有李汉魂将军因重修南华寺而礼请主持之。老和尚重兴六祖道场,前后历十年,据老和尚《重兴曹溪南华寺记》,计分十事进行:1、更改河流以避凶煞;2、更正山向以成主体;3、培山主以免座空及筑高左右护山以成大场局;4、新建殿堂以式庄严;5、驱逐流棍革除积弊;6、清丈界址以保古迹;7、增置产业以维常住;8、严守戒律以挽颓风;9、创禅堂安僧众以续慧命;10、传戒法立学校以培育人才。

(五)云门寺

老和尚亲见云门大觉禅寺残破而文偃祖师肉身宛存,仅一僧人看顾,乃邀地方名流缁素重兴祖庭。遂于1943年冬12月,由南华移锡云门,翌年起即开始计划重修事宜,时年已105岁。由于时值抗战及国共战争期间,兴建之辛苦倍于平常,老和尚集僧众力,用少数工人,爆石、烧砖瓦、伐木、建造、开垦、种植等,皆亲为之。据《云门大觉寺碑记》:“更改山向,重奠地基,将旧时殿堂房宇一律拆平,参酌鼓山及南华图案融合设置,历时九年。计建成殿堂阁寮厅楼库塔共一百八十楹,连放生池、海会塔共占地二十余亩。”[9]

(六)云居山

1953年,老和尚以114岁高龄,闻云居山真如寺于抗战期间遭日军全部焚毁,仅留毗卢遮那大铜佛曝坐于荒野,不忍祖师道场隐没,发心重建。老和尚于7月入云居山结茅,初到时仅有4位僧人,后各方僧众闻风而来,不一年已逾百人,国内外僧俗闻讯亦捐赠净资。老和尚亲领僧众修造殿堂及开垦种植,至1956年,3年间中轴线上山门、天王殿、大殿、法堂、藏经楼已全部完成。东西两侧之僧寮、客寮、香积厨、五观堂、库房、如意寮、上客堂、禅堂等房舍,亦成十之七八;住众200余人,开田百80余亩,旱地70余亩。而老和尚仍住牛棚中。

老和尚除土木硬件建设外,亦照例传戒、打七、讲经:115岁(1954年),岁暮起禅七一期。1955年,老和尚116岁,在云居山传戒,因报名者众,事涉敏感,只得劝各人回山开自誓受戒,仅留百人如法入坛。戒期圆满打禅七一期。又因寻师问道者众,议请老和尚每日定时说法。117岁(1956年),腊月初七起禅七两期。118岁(1957年),住持海灯法师开讲法华经,并择青年比丘三十人成立佛学研究院,以造就僧材。

道场是三宝标帜,安僧办道基础。古来大德躬亲辛勤开山建寺者多有,虽少有如虚云老和尚建寺之多者,但这尚属福德因缘之事。可贵者,在于老和尚所住持寺院,不论时局艰困,皆提倡传戒、讲经、坐禅,感十方僧众远来亲近。如此建寺而能安僧办道,非有道德教化之力不能为之。尤其,老和尚建寺不栖,乃至不为己建私寮,以一拄杖入山重兴残破祖庭,待祖庭重辉,复携一拄杖下山,此淡泊胸怀,更是难能之僧伽风范。

 

三、教运折冲

虚云老和尚历经清末列强侵压、民国革命肇兴、军阀割据、北伐、抗战、国共战争等时代剧变,目睹佛教积弱不振之法脉,在社会革新风潮下几经摧折。惟以其个人积累之福德善缘,为教运折冲。兹略举数事:

(一)保护教产

清末民初,有数次教产兴学倡议,很多地方官员、乡绅乃借机霸占寺产。光绪三十一年冬,第一次教产兴学风波,寄禅法师电邀共图挽救。光绪三十二年,老和尚67岁,与寄禅法师一起进京请愿。因老和尚于庚子团乱时曾随皇室逃难,故王公大臣旧友多来共相策划,得上奏诸事顺利。蒙光绪皇帝下旨:“凡有大小寺院及一切僧众产业,一律由地方官保护,不准刁绅蠹役藉端滋扰,至地方政要,亦不得勒捐寺产。”[10]此谕一颁,各省拨提寺产风波遂告平息。

(二)解释兵难

72岁,宣统三年辛亥革命,各省逐僧毁寺成风。滇省统兵官李根源亦误会佛教无用,恶僧众不守戒律,率兵围鸡足山,并指名捉捕虚云和尚,驻军悉檀寺,毁铜像佛殿。老和尚以事紧急,独自请谒李根源,通释佛理,摄受李根源转念归依三宝,此后老和尚在云南弘化,多得力于李根源以为外护。

(三)维护教会

革命告成,上海佛教大同会与佛教会有所争辩,电促老和尚至沪与太虚、仁山、谛闲诸师协商斡旋,设立佛教总会。后与寄禅和尚同到北京晤袁世凯,寄禅和尚忽病亡于北京,方换来当局对佛教总会之承认。后佛教总会开成立大会,老和尚领滇黔两省分会及滇藏支会公文,回滇开办佛教分会事,开办佛学院、布道团及医院等慈善事业。民国二年(1913),因滇省民政长对教会处理寺产及新办事业多有留难,众推老和尚进京谒熊希龄内阁总理,乃另调能维护佛教者。

(四)法会起信

1919年,老和尚79岁,受唐继尧请,在昆明忠烈祠启建水陆法会49天,会期中全市禁屠、大赦牢狱,圆满送圣时,空中现幢幡宝盖,全城目睹罗拜,大生信心。又1922年,滇省久旱并喉疫大作。唐继尧请老和尚祷雨,设坛三日而降雨;请求雪,隔日雪下而喉疫顿止,更信佛法不可思议。

(五)力维僧制

云门事变(1951年)后,师感于佛教无一有力机构领导保护,遂应允于1952年4月(老和尚113岁)抵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筹备会。佛协筹备会召开后,老和尚上书政府,请颁布《共同纲领》规定人民有宗教信仰之自由,速定佛教寺院之保存及管理办法,并提议目前急于救援施行者三条:

1、无论何地,不许再拆寺院,毁像焚经。

2、不许强逼僧尼还俗。

3、寺产收归公有后,仍应按僧配给田亩若干,使僧人得自行耕植,或扶助其生产事业。当道许之,僧尼赖安,各省名胜寺院,且日加修饰。

自清末教产兴学至1958年,虚云老和尚后半生可说伴随着佛教法难度过。老和尚以其禅定修证道德、悲愍淡泊心志,受各当局王官政要敬重、各派长老推崇、士绅乡民拥护、鬼神瑞应护持,故能勉以一己福德在共业洪流中力保一丝佛教命脉,将佛教种子播洒于广大群众之心田。

四、禅风高幢

虚云老和尚为近代公推之禅宗硕徳、明眼知识,除前述恢复禅门祖庭外,更以领众打七、禅七开示,带动民初以来禅修风气。兹略述其由自修开悟到领众修禅的禅师典范:

(一)参禅开悟

虚云老和尚早年住山习定有所得,31岁蒙天台华顶隆泉庵融镜老法师斥苦行非正途,指示宗门做功夫入处,教看“拖死尸是谁”,并指示参禅学教路径。此中,41岁至金山亲近观心和尚等,禅坐过冬。42岁至扬州高旻寺亲近朗辉和尚,是冬禅功大进。46到47岁,住南五台茅蓬闭关。54岁又往金山过冬。

56岁在扬州高旻寺打七时开悟:先因赴高旻途中堕水大病之逆增上缘,以待死故,昼夜一念精勤。经二十余日众病顿愈后,万念顿息,功夫落堂,昼夜如一,行动如飞,见诸定境。至腊月八七第三晚六支香开静时,护七冲开水溅手上,茶杯堕地,随碎声顿断疑根开悟,如从梦醒。偈云:“杯子扑落地,响声明沥沥,虚空粉碎也,狂心当下息。”又云:“烫着手,打碎杯,家破人亡语难开。春到花香处处秀,山河大地是如来。”是时光绪二十一年。

老和尚开悟后,仍用功不辍,或于禅堂过冬,或住山结茅。如61岁至63岁在终南山结茅时,于煮芋时入定,一定半月,至新春道友贺年时敲磬乃出。随后为避声名,又隐向太白山。

(二)领众修禅

老和尚始于65岁恢复鸡足山,每建道场,必倡传戒、讲经、坐禅。如72岁(宣统三年)在鸡足山起49天禅七;86岁(1925年)于云栖寺禅堂起长七。乃至恢复鼓山禅堂,创造南华禅堂等。老和尚为倡禅风,直至110岁高龄(1950年),仍于南华主持禅堂长期禅七,座下时有开悟者。114岁(1954年)又应上海居士请,为重兴玉佛寺禅制而起两期禅七。

虚云老和尚自修、领众之形象,固然已为民初以来禅宗法幢树立鲜明标帜,但其所倡之禅观思想与法门指点,更为禅门瑰宝,乃真令学子于生死业海中进道解脱之标月指。因有其重要性,另于下文专章分析之。

 

五、教禅会通

虚云老和尚固以禅门宗匠名闻,但亦不可忽略其对教理之重视。民国初年,太虚大师与仁山法师之所以有改革金山寺之举,正因禅宗门下长期存有不研教之弊。冬参夏学向为古来丛林芳规,老和尚早年修学路程即遵于此;及至建寺领众后,见僧规隳堕、青年学子无所知识,故传戒、讲经与参禅并重。在此从两角度说明老和尚禅教会通之轨迹:一、从其学教演教,乃至办学历程,看出其对经教的重视;二、从其禅修开示中,看出其对以教证禅之融通。

(一)学教演教

1、学教:虚云老和尚始受教于融镜老法师,33至35岁受老法师命,往国清寺参学禅制、方广寺习法华、国清寺习经教。36岁在高明寺听《法华经》,雪窦岳林寺听《阿弥陀经》。37岁到天童寺听《楞严宗通》。53至55岁在九华山修翠峰茅蓬,由普照法师主讲《华严经》,研究经教。59岁与杨仁山居士往来,参论《因明论》、《般若灯论》。此其学教之大概。

2、演教:老和尚58岁,通智法师在焦山讲《楞严经》,听众千人,受命讲偏座。这可说是老和尚讲经之始。59岁,默庵法师在阿育王寺讲《法华经》,亦请老和尚附讲。65岁,于归化寺讲《圆觉经》、《四十二章经》,笻竹寺讲《楞严经》,三塔崇圣寺讲《法华经》。后为鸡足山建寺募款,至南洋宏化讲《弥陀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、《药师经》、《楞伽经》等。此后或在寺,或受诸方请,时有讲经。

3、办学:虚云老和尚对教理的重视,不仅表现在自身研教讲经历程,更可从其办学培育青年僧众学戒研教看出──学戒、研教、参禅是老和尚认为僧材养成必备之功课。老和尚于民国元年初办滇省佛教会时,即拟开办佛学院,后来于鼓山、南华都有办学。乃至1957年,老和尚118岁,在云居山真如寺,请住持海灯和尚开讲法华经,并择有初中文化的青年比丘30人,成立佛学研究苑。每日早上四时早课后听讲两小时,晚六时听讲两小时,听讲后自习,复小座,并要求学僧背诵《法华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、《四分律比丘戒本》等。[11]

(二)以教证禅

老和尚遗世法汇中之法语、开示、书信、文记,主要还以指点行人参禅用功为主。此中处处可见老和尚随机引用教下经典、禅宗典籍等来说明参禅理路,如《楞严经》、《圆觉经》、《金刚经》,乃至《大智度论》、《大日经疏》等;禅宗典籍则有《六祖坛经》、《高峰禅要》、《景德传灯录》、《宗镜录》,乃至马祖、永嘉等祖师语录、禅门公案、掌故等。此非对经教禅典通达,不能自在如是。

所谓参禅理路,即禅观思想理论,背后有教、有禅,教禅即在此会通。广义而言,一部大藏经,皆是世尊指导弟子的禅修理论。参禅一法,亦世尊亲嘱,虽为教下别传之无上心法,但必不违于世尊教典。反之,经典中广论理、性,正可与禅门直下承当互补,让初学根钝者有一依凭之入处。故分析参禅理论,必涉及经典与祖师训示,此在历来祖师著述中多有所见,属禅宗典籍中“以教证禅”部分,以《宗镜录》最具代表。

老和尚认为现代人参禅多不悟道的原因,除根器问题,主要在对参禅理路不清。如《参禅要旨》言:“为什么现代的人看话头的多,而悟道的人没有几个呢?这个由于现代的人,根器不及古人,亦由学者对参禅看话头的理路,多是没有摸清。”[12]这是对近代参禅问题非常重要的总结。所以老和尚对行者开示的要点,就放在厘清参禅理路上。从老和尚法汇中随处自在引用经教与禅典来分析修禅要点,可知老和尚不仅研读过这些典籍,更能将之会通运用于实际禅修用功中。兹举例说明之:

1、以《楞严经》证禅:老和尚引《楞严经》“反闻闻自性”说明看话头之法门操作重点,在于回光返照在心念未起处:

 

或问“观音菩萨的反闻闻自性,怎见得是参禅?”我方说照顾话头,就是教你时时刻刻单单的的,一念回光返照这“不生不灭”(话头)。反闻闻自性,也是教你时时刻刻单单的的,一念反闻闻自性。“回”就是反,“不生不灭”就是自性。[13]

 

2、以唯识思想证禅:老和尚引唯识转识成智思想,说明参禅学道时须以话头紧守六根门头用功:

 

它(末那)一天到晚,就是贪着第八识见分为我,引起第六识率领前五识,贪爱色声香味触等尘境……所以我们今天要借这句话头,使分别识成妙观察智,计较人我之心成平等性智……[14]

 

虚云老和尚以一禅宗大德而不废学教演教,寓含了其对禅和子不读书的针砭,也提供中国禅宗未来发展重要启示:修禅之人,对经典禅理、戒律的学习是重要的。而其参禅指点中,更具体表现出对禅教融容的透达。

 

六、传法续灯

虚云老和尚后半生奔走于建寺安僧,无非为延续佛教命脉,尤以对中国佛教最重要法脉──禅宗的延续,更有绝对影响。老和尚圆寂不到十年,僧众被逼还俗。然改革开放以后,虚云老和尚所传法的弟子,秉持老和尚身教言行,重新将禅宗正法眼藏继续延续,恢复代表性祖庭:弘法寺本焕老和尚、云居山一诚老和尚、云门寺佛源老和尚、柏林寺净慧和尚。这几位老和尚将禅宗法幢高竖,成为当代禅宗重镇。不止如此,台湾两个重要禅宗道场,中台山与法鼓山也都远承虚云老和尚法脉,受法于来自南华寺的基隆十方大觉寺灵源和尚。可以看出,虚云老和尚所传法脉,影响远及五十年后的现代,亦将在未来遍地花开。

 

四、虚云老和尚禅观思想

 

虚云老和尚留下的修禅指点,主要以上海玉佛寺两期禅七开示、1956年在云居山的方便开示,及《法汇》中所收录的法语、开示等。今拟从中略析老和尚的禅观思想,从禅理知见、修行法门与功夫方便三点讨论。在此先总述三者关系:

第一,禅理知见:知见就是对禅观理体的定位。古来大德对禅观理体判释的说法很多,今姑以宗密大师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说法为依。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将禅宗知见分为三宗四家:唯识一宗,中观般若一宗,如来藏一宗,其中如来藏宗有两家,故成三宗四家。虚云老和尚禅观思想,在知见上以如来藏第一家“本来是佛”为本,但因涉略经教博德,且所对弟子、居士根机不同,故随众生根器、说法时节不同,自然流露四家知见。但因在法门上为临济话头禅中含蕴曹洞观心方法,同属如来藏宗,故在知见探讨上仍以如来藏两家为主。

第二,修行法门:知见确立后,即须运心契合入该知见,这时须假借一所缘,令心行于所缘产生行相(心相),将心契入对向于知见,与知见结合。此所缘与行相就是法门,就是所乘工具,如舟船或车乘。透过不断运转所缘、行相,就如乘船航于无明生死妄想大海,度到彼岸(知见之理)。

第三,功夫方便:运转法门时,因心有很多习气障碍、法门有很多技巧方便,行相有很多特殊原则,故怎样善巧运转该行相及所缘境?心会有怎样变化?怎样注意一些重要原则?就谓功夫方便。了解三者关系,以下即从此三层次探讨虚云老和尚禅观思想。

 

一、禅理知见

(一)以如来藏“本来成佛”思想为主,四家兼具

老和尚所开示的参禅法门,以如来藏思想“一切众生本来成佛”为禅观理论基础,谓每一有情当下与佛平等无二,众生就是佛。此思想与《圆觉经》、《楞严经》旨趣一致,这是虚云老和尚知见本旨。固然老和尚在宏扬禅法过程中,亦有唯识与般若思想,如引《金刚经》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”说明现前诸法幻化不实;亦有唯识五蕴世间一切法皆是虚妄遍计所执的见解:“皆由妄想宿业及习气浓厚,招感升沉生出森罗境界。”[15]以下因为虚云老和尚所提倡法门涉及如来藏思想两家,故以如来藏两家知见为主讨论:

1、一切现前当下就是佛

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云:“即今能语言动作,贪嗔慈忍,造善恶,受苦乐等,即汝佛性,即此本来是佛。”[16]」六祖大师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”,马祖大师、黄檗禅师“即心是佛”都属此知见。此说法在老和尚开示中很多,只要留心,处处可见,而且行者用功时,必须具此信心知见修行。如:

 

只因我们随处缚着,不识自心是佛。[17]

你我自性本是与佛无二,只因妄想执着不得解脱。[18]

达摩东来,“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”明明白白指示,大地一切众生都是佛。[19]

所谓信者,第一信我此心本来是佛,与十方三世诸佛众生无异。[20]

 

2、一切现前就是觉性

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云:”妄念本寂,尘境本空,空寂之心,灵知不昧,即此空寂之知,是汝真性。”[21]永嘉大师”物像无边,般若无际”即属此类。对此老和尚曾举僧问赵州:如何是佛?赵州答:殿里的。说明色相当下就是觉性:

 

明心见性的人,见物便见心,无物心不现,了明心地的人,动静净秽都是心。……你就知道一切唯心造,见物便见心的道理。

[22]

(二)料简禅宗法门最胜

老和尚认为各宗各派法门都是佛所说妙法,只有当机不当机问题,随个人根性选择。但究竟论,禅宗一法,还是最直截顿超,是佛门核心精华处。所谓:

 

大般若经中所举出之禅,有二十余种之多,皆非究竟。惟宗门下的禅,不立阶级,直下了当,见性成佛之无上禅。[23]

中国的佛教,自古以来虽有教律净密诸宗,严格的检讨一下,宗门一法,胜过一切。[24]

 

(三)根器利钝故法门有别

禅宗自达摩祖师东来,参禅下手功夫时有变迁。原因在于古代祖师根器利,可直下契悟,后代学人因根器转钝,所以要假参话头为方便:

 

古来的人士如何了当和简切,只因你我根性陋劣,妄想太多,诸大祖师乃教参一话头。[25]

祖师不得已,采取以毒攻毒的办法,教学人参公案。初是看话头,甚至于要咬定一个死话头,教你咬得紧紧,剎那不要放松……目的在以一念抵制万念。[26]

 

二、修行法门

禅宗自六祖传法后一花开五叶,至宋元则成“临天下、曹一隅“态势。曹洞宗修行法门以默照禅代表,与永嘉禅同系;临济宗以参话头法门广播,从大慧禅师以下,经高峰禅师、中峰国师,到清末直至虚云老和尚,都以参话头为宗派标帜。然披阅老和尚留世之法语开示,可见其所教导的看话头法门中蕴含浓厚的观心意涵。可说虚云老和尚禅法是以参话头为相,而本质近于默照观心,也可说是将默照观心与参话头融合的独特法门。在此先举出传统临济参话头与曹洞默照观心之法门以为对照,再分析虚云老和尚如何将两者交融:

(一)临济宗参话头法门

传统临济派下参禅方法,如大慧、高峰、中峰、博山等禅师,都着重在话头公案上起疑情用功。兹各举几则例证:

1、  大慧禅师

 

把自家平昔所疑处,贴在额头上。常时一似欠了人万百贯钱,被人追索,无物可偿。生怕被人耻辱,无急得急,无忙得忙,无大得大底,一件事方有趣向分。[27]

生死疑根未拔,只教就未拔处,看个话头。僧问赵州:狗子还有佛性也无?州云:无。行住坐卧但时时提掇,蓦然喷地一发,方知父母所生鼻孔只在面上。[28]

 

2、  高峰禅师

3、   

只为不在疑情上做功夫。[29]

如是行也只是个疑团,坐也只是个疑团,着衣吃饭也只是个疑团,屙屎放尿也只是个疑团。以至见闻觉知,总只是个疑团。疑来疑去,疑至省力处,便是得力处,不疑自疑,不举自举。[30]

 

3、中峰禅师

 

只教你向此话头上起大疑情参取去。[31]

其所谓疑者,但只是你为自己躬下一段生死大事未曾明了,单单只是疑此生死大事……只这个便是疑处。从上佛祖皆从此疑,疑之不已,自然心路绝、情妄消、知解泯、能所忘。不觉忽然相应,便是疑情破底时节也。[32]

 

4、  博山禅师

 

通身内外只是一个疑团,可谓搅浑世界,疑团不破誓不休心。此为工夫紧要。[33]

 

(二)曹洞宗默照观心法门

曹洞宗默照观心主要以正觉宏智禅师“默照禅“为代表,溯及唐朝永嘉大师”惺惺寂寂“亦属此支。其禅法要点在于从觉察心念下手,体达尘念本空。兹举永嘉大师及正觉宏智禅师说法为例:

1、  永嘉大师

 

念非忘尘而不息,尘非息念而不忘。尘忘则息念而忘,念息则忘尘而息。忘尘而息,息无能息。息念而忘,忘无所忘。忘无所忘,尘遗非对。息无能息,念灭非知。知灭对遗,一向冥寂。閴尔无寄,妙性天然。[34]

 

2、  宏智禅师

 

真实做处,唯静坐默究。[35]

休歇余缘,坐空尘虑。默而昭、净而照、虚而容、廓而应。不与外尘作对,了了地独灵。到个田地,方识阿祖。[36]

 

(三)虚云老和尚禅法

虚云老和尚所指导的参禅方法,虽沿用临济宗话头与疑情的方便,但并没有特别强调抓住疑情参究,而是以话头、疑情为观看心念源头的敲门砖,强调在念头起处用心。故说虚云老和尚禅法本质近于默照观心理由在此。兹论证如下:

1、明心见性

老和尚认为宗门参禅一法本质,在明自本心,彻见本性,所谓:“参禅在‘明心见性’,就是要参透自己的本来面目。“[37]本来面目就是佛,就是觉,见本来面目就是见本来佛性、本来觉心。古德宗师直下明心,不假方便,今“看话头”只是祖师不得不为根器劣弱众生施设的方便,根本还是为要明识本心,见性成佛。“识”与“见”,都是“观”义。所以从参禅本质之明心见性立场,建立“看话头”即是“观心”之理论基础。

2、看话头

老和尚说明参禅用功之法时,所指的法门,多用“看话头”或“照顾话头”一词,非用“参”话头。这是因为用“看”,用“照顾”,方便于表示将现前一念心反照回转,近于体究而非参究。如谓:

 

照者反照,顾者顾盼,即自反照自性。以我们一向向外驰求的心回转来反照,才叫做看话头。[38]

古人的公案多得很,后来专讲看话头。有的看拖死尸的是谁?有的看父母未生以前,如何是我本来面目?晚近诸方多用看念佛是谁?……如果你要说看念经的是谁?看持咒的是谁?看拜佛的是谁?看吃饭的是谁?看穿衣的是谁?看走路的是谁?看睡觉的是谁?都是一个样子。[39]

 

3、看念头未起处

前说老和尚用“看话头”一词,其实古来大德也多有用。真正关键是对于“话头”二字的诠释。老和尚解释“话头”二字为说话起念之前头,而非所参疑之问句。谓看话头,是指看在念头将起未起之前,照顾好这一念不生,灵觉不昧一念,而非大慧禅师等所谓咬紧一句问话起疑参究的本义。所谓:

 

什么叫话头?话就是说话,头就说话之前。如念“阿弥陀佛”是句话,未念之前就是话头。所谓话头,即是一念未生之际,一念纔生,已成话尾。这一念未生之际,叫做不生、不掉举、不昏沉、不着静、不落空,叫做不灭。时时刻刻,单单的的一念,回光返照这“不生不灭”,就叫做看话头,或照顾话头。[40]

 

4、观妄即觉

老和尚明确指出看话头就是观心,因为话的源头就是心,心为万法之头,看话头就是看心。所以看“念佛是谁?”只是以“谁”字下所带起的疑情为拐杖,看在念头起源处。如念一句“阿弥陀佛”就看你念起之处,这就是参禅。谁在念?看疑情起处,也就是观心。所谓:

 

谁字下的答案就是心。话从心起,心是话之头;念从心起,心是念之头。万法皆从心生,心是万法之头。其实话头即是念头,念之前头就是心。直言之,一念未生以前就是话头,由此你我知道,看话头就是观心。[41]

 

在此,老和尚先将参话头定位在观心,又引申到一切万物境界皆是心,皆是觉性的理论,相应《禅源诸诠集都序》直显心性宗中第二家“妄念本寂,尘境本空”知见。其修行要点,在于观照了知妄想本质就是觉性,所以不要怕妄想,只要认得妄想,妄想即化为觉性。且妄想来了正好利用做功夫,转妄想为无相觉性之心,开示云:

 

你只要认得妄想,不执着他,不随逐他,也不要排遣他,只不相续,则妄想自离。[42]

若能利用妄想作功夫,看此妄想从何处起,妄想无性,当体立空,即复我本无的心性,自性清净法身佛。[43]

 

5、反闻闻自性

虚云老和尚常举《楞严经》“反闻闻自性”诠释看话头法门,明确指出反闻闻自性就是参禅:“用功的法门虽多,诸佛祖师皆以参禅为无上妙门。楞严会上佛敕文殊菩萨拣选圆通,以观音菩萨耳根圆通为最第一。我们‘『反闻闻自性’,就是参禅。”[44]因为性就是心,所以反闻闻自性就是反观观自心,此与看话头以一念回光之心返照心源立场一致:

 

性即是心,“反闻闻自性”,即是反观观自心。……所以说“看话头”或者是说“看念佛是谁”,就是观心,即是观照自心清净觉体,即是观照自性佛。心即性、即觉、即佛。[45]

或“「观音菩萨的反闻闻自性,怎见得是参禅?”我方说照顾话头,就是教你时时刻刻单单的的,一念回光返照这“不生不灭”(话头)。反闻闻自性,也是教你时时刻刻单单的的,一念反闻闻自性。“”」就是反,“不生不灭”就是自性。[46]

 

我们就是对这一问有疑,要在这疑的地方去追究它。看这话到底由哪里而来?是什么样子,微微细细的去反照、去审察。这也就是反闻自性。[47]

 

6、小结

或许有人怀疑,为何参话头中会有观心之法?其实这是心性法尔,如同六祖一花开五叶,佛说八万四千法门。从十二缘起禅观结构通于三宗立场,或从《起信论》三细六粗觉性流转过程,都可说明在修行中,心性互通,只是深浅有差异。故在心性互通基础上,运心法门互通,乃至三宗四家知见亦是互通。所以在运心过程中,因各人宿世根器因缘不同,即使知见一样,法门也可能不同。举例来说,明末念佛法门中有所谓参究念佛与体究念佛。参究念佛与体究念佛虽是念佛法门,而实是假净土入禅,目的在禅。而两者差别是参究念佛重点在参,体究念佛重点在观心。所以念佛法门中既有重参究或重观心的差异,当然参话头本身也可以有重疑情或重观心的差异。兹将法门契入知见之可能路径,略以图标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注:曹洞法门为看心,知见以“色即是心”为主,“即心是佛”为辅。

     临济法门为参疑,知见以“即心是佛”为主,“色即是心”为辅。

     虚云老和尚禅法先参疑,后看心,两者兼具,而知见以“即心是佛”为主。

 

虚云老和尚教导禅法时,没有特别强调抓住疑情而重在观心,就说明其法门特质在观心。其禅法最大特色与价值,在于将参话头与观心法门融合:参话头属临济系统下禅法,观心偏永嘉、默照之曹洞系统,将宗门下两大系禅法开出新路途。又从观心立场,将禅宗照顾话头与《楞严经》“反闻闻自性”做一禅教会通。当然理论上从觉性返源立场,各宗禅法都可会通,差别在诠释时善巧方便与否。在此虚云老和尚将参话头与观心融合,确有其善巧处,不但可摄持不同根器众生,亦做为日后禅宗开展不同禅法之启发。

 

三、功夫方便

在老和尚指点以看话头观心的法门下,尚有些相应之用功夫善巧与技术性要点,兹择要录出:

(一)照顾话头:老和尚教人用功,先以照顾话头入手。要人单提一句话头到底,如“念佛是谁?”绵密不间断看下去。这是给初学者一个最容易捕捉到心念的所缘:“我们看话头也要将一句话头看到底,直到看破这句话头为止。”[48]“初用功时,话头提不起,你千万不要着急,只要万念情空,绵绵密密的照顾着……妄想来了,我总以觉照力钉着这句话头,话头若失了,我马上就提起来。”[49]、“单举一句话头,昼夜六时如流水一般,不要令他间断。要灵明不昧,了了常知。”[50]

(二)疑情:初开始看话头多在妄想中计较,待心慢慢静下,即将话头转入疑念,单单照顾此疑念。这时所缘与行相即愈来愈细,以此渐入心源:“看话头先要发疑情,。……便在谁上发起轻微的疑念,但不要粗,愈细愈好。随时随地,单单照顾定这个疑念,像流水般不断地看去,不生二念。若疑念在,不要动着他,若疑念不在,再轻微提起。”[51]“只要放得下,二六时中,不论行住坐卧、动静闲忙,通身内外只是一个疑念,平平和和,不断的疑下去,不杂丝毫异念。”[52]

(三)调身心、治昏妄:初用功时,有些基本修禅方便,如智者大师二十五前方便中所说,事虽小,但不注意则易成碍。如提醒:“坐禅要晓得善调养身心,若不善调,小则害病,大则着魔。”[53]、“话头不要向上提,也不要向下压。提上则引起掉举,压下则落于昏沉。”[54]

(四)老实用功:一般人往往将将祖师境界或理境语句,错认为自己功夫,高心上慢,故提醒要老实修行:“或云六祖云:‘心平何劳持戒,行直何用参禅。’我请问你的心已平直没有?……统统做得到,才好开大口,否则不要空话。”[55]

(五)在日常习气中强做主宰:老和尚提醒平常用功,要在应缘遇事时观照心中习气、邪见,方能于病中、临终时做得主:“这几样作得主,是由平常能强作主宰而来的。”[56]

(六)强调动中修:初学人妄想多,功夫用不上,所以静中用功较得力,但对久参功夫纯熟者,就要在动中做功夫。因为动中与静中,心都一样在运作。所以功夫要成片,必须动静如一,不能打成两截。这与高峰禅师等其它祖师知见一样:“真心用功的人,是不分动静营为和街头闹市,处处都好。”[57]、“老参上座师傅们功夫当然已经很纯熟,但是在这纯熟之中,要知道回互用功,要穷源彻底,要理事圆融,要动静无碍。”[58]

(七)诃斥神通定境:功夫得力后,不免有些禅定境界,但不执着即不为碍:“坐禅有些受用时,境界很多,说之不了。但你不要去执着它,便碍不到你。”[59]

虚云老和尚的讲话开示,看似平淡无奇,穿插一些佛门故事、禅宗公案,叮嘱努力平实用功、要持戒、要专心、要放下,但其实已涵蕴很多参禅知见、法门指点与用功技巧,可以跟古代高峰、中峰大德们相比拟。其留世之开示讲话,或许不像其它禅师禅要之精要尽致,但已足以表达出完整禅观思想。尤其可贵,能在平淡老实中看到对禅修踏实、深刻而正确的思想。

 

五、结 论

 

清中叶至今,近二百年来的中国佛教,随国运衰微、社会思潮动荡、各种战争及政治运动冲击,佛教衰微到极点。1970年以后,两岸佛教以人间佛教为先声,开展向上提升的新局。经三十多年蓬勃兴盛,人间佛教入世事业及学术研究已显出其局限性,唯有以老实修持解脱生死之佛法根本本质与人间佛教相融合,方能真正使佛教长久根柢稳固。

中国佛教以禅宗为精髓,故中国佛教的衰败实是禅宗的衰败。在历经战争及“文化大革命”后,要延续中国禅宗的发展,重振宗风,更需有值得信赖信仰的风范,这一典范就落在虚云老和尚身上。老和尚对中国禅宗提振有三:

一、传法弟子延续禅宗法脉:前面提及的几位老和尚传法弟子:本焕长老、一诚长老、净慧长老、佛源长老,将禅宗法脉延续下来。其第三代弟子,现在也广传到中国两岸。

二、本身戒风、禅风高竖:老和尚将闭关苦修道风、修行打七模式,刻划在下一代僧伽心中。现在海内外僧伽修道风格,即是以老和尚为榜样典型。尤其所指点的禅宗修持理念,让我们可以很亲切、很真实的确认确信参禅这一法门与理路。

三、学教演教,禅教会通:老和尚于云居山办教理研究院的举措,为禅宗不读经、不研禅理,做很大的针砭调整。不但可以跟人间佛教主流相结合,也可救治禅宗哑咩僧或无知无识弊病,更为当代及未来禅宗指点平实而正确的前途与思路。

虚云老和尚的典范,可说是在20世纪教运衰败至极时,为禅宗留下不绝如缕的命脉。一如当年六祖在猎人队中艰苦隐藏十几年,最后一花五叶而开创中国禅宗千年之法运。在21世纪的现前,中华民族走出20世纪一连串的社会动荡、破坏,经过改革开放的新气象,终于有了21世纪中国的崛起。在中国崛起时,同时也面临全球化的挑战:社会上有政治、经济、环保等国际化议题,在佛教亦有南传、藏传、汉传三大教派的交会,此时即须赖一优良文化做为民族发展的内涵底蕴。中国佛教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,势必承担提供中华民族健全发展的养分,乃至在全球化中提供国际互助交流的养分。这是中国佛教的时代使命。而中国佛教本质在禅。古代有很多禅师典范,可是现代最可以取近效法、直接继承的就是虚云老和尚。在发扬禅宗思想时,既要从虚云老和尚撷取养分,作为禅宗发展基准点,也要撷取更多古往禅师的养分,来补充壮大禅宗在未来21世纪,作为中国佛教、中国文化,乃至世界文化的正向力量。


[1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447頁

[2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31頁

[3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163頁

[4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05頁

[5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448頁

[6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109頁

[7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60頁

[8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72頁

[9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194頁

[10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65頁

[11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49頁

[12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1頁

[13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23頁

[14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47頁

[15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658頁

[16] 《禪源諸詮集都序》大正藏48卷402頁下

[17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41頁

[18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43頁

[19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08頁

[20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2頁

[21] 《禪源諸詮集都序》大正藏48卷402頁下

[22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318頁

[23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38頁

[24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71頁

[25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42頁

[26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0頁

[27] 《大慧普覺禪師語錄》大正藏47卷899頁下

[28] 《大慧普覺禪師語錄》大正藏47卷900頁中

[29] 《高峰原妙禪師禪要》卍續藏122册704頁下

[30] 《高峰原妙禪師禪要》卍續藏122册706頁上-下

[31] 《天目明本禪師雜錄》卍續藏122册761頁上

[32] 《天目明本禪師雜錄》卍續藏122册760頁下

[33] 《博山參禪警語》卍續藏112册948頁下

[34] 《禪宗永嘉集》大正藏48卷389頁中

[35] 《宏智禪師廣錄》大正藏48卷73頁下

[36] 《宏智禪師廣錄》大正藏48卷75頁上

[37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09頁

[38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39頁

[39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0頁

[40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21頁

[41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0頁

[42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3頁

[43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3頁

[44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8頁

[45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0頁

[46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23頁

[47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39頁

[48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42頁

[49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40頁

[50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46頁

[51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21頁

[52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26頁

[53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9頁

[54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3頁

[55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7頁

[56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368頁

[57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74頁

[58] 《虛雲和尚年譜法彙增訂本》268頁

[59] 《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》219頁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