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云居概况 > 云居掠影
云居山上水牯牛

    佛典中,以牛作喻者甚多。《增一阿含经·牧牛品》把六根比作牛,《法华经》以白牛比喻大乘,普明禅师等有《牧牛图颂》,以黑牛喻无明烦恼,白牛喻佛性,牧牛就是转无明为佛性。自百丈禅师以来的农禅生产更是离不开牛,牛与禅结下了三千年的缘。

        云居山现在还有六头牛,其中五条黑水牛,他们是以前虚老重建云居山的功臣或后代。那时牛是宝贝,是最重要的生产力。后来机械化的旋风也席卷了深山古寺,这些牛下岗了。多少年过去了,现在已经没有师父能驾驭他们,而且也没有驾驭的必要了,从前人和牛相濡以沫的温情,现在已经变成相忘于江湖的逍遥了。

 

    但师父们还是不忘记他们,常住很慈悲,没有把他们“迁单”,为了他们曾为寺院生产做过的贡献,也为了保存这农禅的家风和古朴的道风。常住专门安排人来牧养他们,每年寺院稻田的稻草不够吃,还从山下买稻草给他们。

   菜地的梗叶,大寮的厨余,师父们也欢喜担给们吃,这些牛菩萨默默地消化着人类的垃圾,也长养了师父们的慈悲和布施波罗密,还为菜地贡献着一坨坨的牛粪。

 

    人养牛,牛养菜,菜养人,在这个群山之巅的莲花座上,延续着天人合一的古风,还有一幅幅活的牧牛图。

      牛是温顺的动物,但也有兽性,趁牧牛人不注意,偶尔也会闯进菜地稻田,肆虐一番。为了保护苗稼,菜地和稻田都用毛竹做了篱笆。牛也是众生,与其把他降伏,不如规矩他、度化他。冬季稻谷归仓,稻田便成了牛群撒欢的舞台,他们在泥窝里打滚、角力,每年都有公牛打架。去年两条大水牛打架,牛王挡在中间苦劝不过,其中一条滑到坡下摔死了。常住按亡人的待遇为他们上供、念经超度,埋在了莲花河畔。战败的英雄静静躺在坟坑里,接受师父们的祈祷,那块头足有两千多斤,硕大的身姿依然威武。

    娑婆世界有善也有恶,正如云居山有禅也有牛。修行亦如牧牛,放牧心中的黑牛。

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我们

赣公网安备 36042502000105号